零点看书 > 科幻小说 > 爱不曾忘 > 第三百零三章 我这么做是为了谁
    “华子,念念到底怎么了?”
    顾笙低吼出声,像一头困兽。
    华天却紧皱眉头,不想出声。
    顾笙明显不该这个时候醒来,他却醒了,这明显不对劲,而且他刚才联系了最好的律师去保释温念,可是不管是谁,好像统一约好了似的,纷纷回避。
    华天不得已不得不从国外请律师过来,但是国外回来的话需要时间,他其实心里也知道,这一切可能都是有人针对温念。
    但是和温念的想法一样,华天觉得警局是个正义的地方,也没人敢对温念做点什么,况且对方来的时候也知道华家和顾家对温念的态度,所以他觉得温念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的。
    可是顾笙不一样。
    那种特效药让他已经身体透支到了极限,如果休息不好的话,他整个人后半辈子可能真的会疾病缠身的。
    他不反对顾笙对温念一往情深,但是如果要这样伤筋动骨的话,华天还是不同意的。
    想到这里,华天低声说:“她没事儿,你别着急。”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不着急?”
    顾笙想要再次起来,可惜这次连坐起来都做不到。
    看到好兄弟这个样子,华天叹了一口气说:“不管怎么样,她现在比你的状态可是好多了。顾笙,我求求你了,你好好珍惜一下自己吧。就算你再怎么爱温念,身体毁了,你能给她什么幸福和将来?”
    要是平时,华天这么说也就说了,可是现在顾笙心口的心悸越来越明显,他根本就听不进去华天说了什么。
    “华子,念念肯定出事了。你快告诉我她在哪儿?”
    “她在警局!”
    方诗蓝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。
    她其实也在外面停顿了一会,听到了华天的话。
    不可否认的说,华天作为顾笙的兄弟为顾笙的身体着想无可厚非,但是她是温念的闺蜜。
    华天联系律师的时候她是在身边的,她虽然不太懂为什么历城所有的律师都同一时间有事儿,但是却也不傻。
    对方连华家都不放在眼里,甚至更是忽略了顾笙的存在,这说明什么?
    说明对方是有备而来!
    而且针对的人恰好是温念!
    华天也在尽力,可是却没有尽全力,而方诗蓝却没有任何责怪的立场,毕竟他只是顾笙的兄弟。
    此时顾笙醒了,方诗蓝仿佛看到了最后的一棵救命稻草。
    “顾笙,温念被警察带走了,他们说白欣瑶死了,是念念安排人做的。念念已经被带走一个多小时了,历城所有的律师都统一没时间,你快想个法子,我怕念念真的出事儿。”
    “方小姐!”
    华天不赞同的低吼一声,却也让方诗蓝隐忍的怒气瞬间爆发。
    “你想护着你的兄弟我理解,但是我也想救我的闺蜜!现在念念被带走了,在里面什么情况谁都不知道。你递进去的消息石沉大海,她不是你的朋友,你可以不管她的死活,但是我不可以!”
    方诗蓝的话让华天很是生气。
    “我不管她的死活?温小姐救了我侄子,对我们华家来说有救命之恩,我怎么可能不管她的死活?方小姐,你说话未免也太过分了!而且笙子的身体状况你不懂,他现在根本不能做任何举动,你说出来只是平添他的担心罢了。“
    华天一开始还觉得方诗蓝挺不错的,起码第一印象很好,可是这女人简直太激进了。
    方诗蓝却冷哼一声,说道:“自己没本事,还不让我寻求其他的救助。你也知道念念是你们华家的救命恩人,可是从她被带走,我看到的只有你在例行公事的去解决事情,而不是真的着急。如果今天换成顾笙出事,你会这么淡定的坐在这里和我说激进吗?”
    这句话直接让华天愣住了。
    是这样吗?
    他一直觉得自己对温念做的已经够好了。
    顾笙想让她成为父亲的学生,他舔着脸去和大哥要父亲的邀请函,顾笙想要让她参加医学杯大奖赛,哪怕她的资格不允许,他还是给温念走了后门。
    这难道还不算报恩吗?
    甚至在温念被警察带走的时候,他也是积极地寻求律师去保释她。
    他所做的一切怎么就被方诗蓝说的如此不堪了?
    但是不得不说,如果今天温念换成了顾笙,华天的举动肯定不会如此委婉。
    所以他是真的没有对温念尽力?
    为什么呢?
    华天的反问直接得到了回答。
    他看向一旁正在努力挣扎起来的顾笙,甚至为了起床不顾一切的拔掉了手背上的点滴。
    针头带出来的血迹让华天微微皱眉。
    他想他知道答案了。
    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用情太深,甚至都到了连命都不要的地步,华天觉得太危险了。
    以前的顾笙何其洒脱?
    如今的顾笙却把温念放在第一位,甚至为了温念命都不要了,这让华天很不理解的同时也有些担忧。
    情深不寿。
    他不希望自己的好兄弟为了感情而丢了命。
    所以哪怕温念是华家的救命恩人,在不伤及顾笙的情况下,他可以给温念开方便之门,但是如果牵扯到了顾笙的生死,华天还是会做出取舍的。
    毕竟人都有亲疏远近。
    而温念并不在华天的兄弟行列之中。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,华天直接阻止了顾笙。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我警告你,现在的你什么都不能做,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养好身体。自己什么样的情况没点逼数是不是?顾笙,你再作的话,我可就真的……”
    华天的话还没说完,顾笙的眸子直接射了过来,里面的冰冷让华天不由得楞了一下,然后紧紧地皱起了眉头。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眼神?”
    顾笙心悸的快要崩溃了。听到方诗蓝说的话,其实顾笙比华天更早的明白华天的选择和取舍。
    毕竟是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。
    可是越是明白,顾笙越是着急,甚至有些害怕。
    温念出事了他却昏睡了,现在会不会已经……
    这种感觉让顾笙手脚冰凉,连带着他看向华天的眼神都有些变了。
    “华子,如果念念真的因为你得怠慢出事了,我们的兄弟情分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    这话说的很重,重的华天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。
    “顾笙,你在说什么?为了一个女人你这样对我?我这么做是为了谁?还不是为了你?”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是我也说过,温念是我的命!你如果真的懂我,就不该阻拦我!”
    顾笙此话一出,眼眶已经红了。